• 大发真人现金麻将

经典案例

最新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绝对的有共同语言啊教练何时变得这么帅了呢?!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下班的路上,工作了一天,略显疲惫,我慵懒的蜷在座位上,似睡非睡。是97.5电台,一开始并没有怎么在意,可是当简单的吉他前奏过后,那把苍凉的嗓音响起的时候,如同电击一样,那声音一下子潜入心底最深处,如同乐手拨动尘封许久的琴弦,莫可名状的感觉涨满了胸膛,耳畔再没有别的声音,只有那沙哑的声音轻轻唱,轻轻唱……正值深秋,福星路街道清冷,车窗后,一轮夕阳残红如血,风过,黄色的银杏叶悄然飘落,我怔怔的坐着,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歌声停止,我似乎连歌词都未听得真切,可是记住了这把声音,也记住了主持人说的歌名—《老男孩》,一个奇怪的名字,一个更奇怪的组合——筷子兄弟。
   
    回到家,从网上下了这首歌,就着歌词细细地听,脑海中慢慢浮现出许多我以为已经忘记的场景,浮现出许多我没有打算忘记的人,一时间思绪漫游,感慨万千,可是,可是奇怪的是,我没有流泪,一点都不像我往日的敏感,只是下了这首歌作为手机铃声,他说:这个不太响亮,我说:喜欢。
   
    小魏知道我在听这首歌,在网上搜了个视频给我看,他神秘兮兮的说,看看完之后再听这首歌有什么感觉。视频叫做《11度青春之老男孩》,开始看,没有太多异样的感觉,最普通不过的故事,最平凡不过的青春,最常规不过的人生,可是看到最后,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中年人,为了曾经的梦想再度登上舞台的时候,当吉他伴奏过后,不再年轻的声音再度热情激越的响起的时候,当那些曾与他们共度青春岁月的人停下手边各种各样的工作痴痴听着的场景出现的时候,当着办公室同事的面,泪水未经允许,自作主张,夺眶而出,我不好意思起来,小魏给我解围:是吧是吧,我看到这里的时候,也流眼泪了!
   
    “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这哪里只是一支歌,这是一段最真实的人生,这是一段最复杂的青春,这是一段最弥足珍贵的逐梦岁月!
   
    是的,我流泪了,为这首歌,为筷子兄弟真实的人生,为他们曾有的梦,人生已经褪色,可他们的梦想一直未曾褪色。我呢,我曾经有过梦想吗?如今它们丢失在哪里?
    朋友说,你不觉得这首歌是在写“你们初中部这群人”吗?你看:“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抬头仰望这漫天星河/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我有过梦想……我觉得跟你们很像,很像。”
    哦,是吗?我倒未曾这么想过,我想起的何止是初中部的那段岁月和那些人?那些一起走过的欢喜与痛苦的所有日子,那些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如江河奔流的所有青春,你们如今在哪里?那时所有参与我生活的人,那些所有陪伴我的人哪,你们如今在何方?
   
     有多少人,深深埋藏在你的心底,有多少事,静静尘封在你的脑海,等待一段熟悉的旋律,来将他们一一唤醒,一一重现。
   
    唱起《红日》,我怎会不想起你—“县长”,你唱这首歌投入的样子,清晰如昨,你李克勤式火红的西装,就如同一面青春的旗帜,鲜明如昨,永不褪色。
    每次听小志的歌,《十七岁那年的雨季》《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野菊花》,脑海里浮现的是扎着马尾的丹,你的十七岁,笑容明朗,健康质朴,纯真清新如同雨后的茉莉,在我心中,小志永远是十七岁,而你,一样!
    宏哥,叫我怎么不佩服你?那时候你就是我们的偶像,所有四大天王的歌,你首首会唱,而且唱得那么好,如今,去K歌,见到那些熟悉的偶像,念到那些熟悉的歌名的时候,耳边回响的却似乎是你的声音。
    《东风破》是成老师的最爱,那么儒雅稳重的人,喜欢的是这么现代的杰伦,当然,她爱的是杰伦歌中的古典和隽永。
    玺子,哼一下梁静茹的《勇气》《分手快乐》吧,你的声音与她一样纯净、醇厚,让人如沐春风,就像那支歌名一样—《暖暖》,暖暖的声音,暖暖的感觉。
    刀郎苍凉激越的声音响起“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你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我拋却同伴独自流浪,就是不愿别人把你分享……”莉,除了你,还会有谁爱唱这首歌?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温文尔雅如你,怎么会喜欢“披着羊皮的狼”呢?
   
    我的教练是那种乍一接触,怎么看怎么“out”的人,可是上次师姐毕业,请教练去唱歌,他一开口,我就呆了,从陈百强、李克勤、谭咏麟到比安、张学友、刘德华,我的个妈呀,那么多无比熟稔的粤语歌,教练唱得几近原声,我顿感无比亲切,这些歌我都听过,这些歌我都会唱,绝对的有共同语言啊!教练何时变得这么帅了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她们仍是幸运的爱人死了爱情永生